当前位置:首页 >> www.d8228.com资讯 >>  正文

“这小说太长了,说不清到底在讲什么”

作者:admin 来源:本站 时间:2016-8-15 15:49:35
“这小说太长了,说不清到底在讲什么”   星期日周刊记者  戴震东

    “看书纯粹就是打发时间,看书的时候时间过得真快,一眨眼就到站了。而且也不会太投入,到站就关掉了。如果你什么都不做就站在人堆里,你就会觉得一分钟都特别长。 ”

    

    ■受访者:方芳,女,30岁,外企职员。

    路线:9号线星中路站-3号线中山公园站

    书目:玄幻网络小说《斗破苍穹》

    采访时间:早上8点

    “7点52分,7点52分”。

    礼拜二清早,在九号线星中路站的入口,方芳正跟随着拥挤的人群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往地铁里走。心情是急切的,但移动是缓慢的。她看了看手里攥着的iPhone——还有5分钟,她得赶上7点52分的那班地铁。

    如果赶上7点52分的地铁,意味着她可以在8点出头到达9号线宜山路站,从人贴人的车厢里挤出来,再人贴人地穿过换乘通道,如果顺利,她就能赶上8点08分开往中山公园的3号线……

    这天7点52分的地铁她是赶上了,不过因为有点仓促,她没来得及走到“正确”的车厢。什么是正确的车厢呢?把这条线路已经背得滚瓜烂熟的方芳知道,车尾有一节车厢的门刚好在宜山路站台是正对电梯口的,不要小看这个“卡位”功夫,它可以帮助方芳节约6分钟的时间。“哔、哔、哔、哔、哔……”实在找不出更合适的拟声词来模拟地铁关门时那个刺耳的警示音,姑且就当它是那样的吧。

    地铁关上了门,乘客形成的人流湍急,方芳身在其中,捏着手机,随波逐流。她说,这个时间段是不用担心手机被抢走的。最后,方芳在一根直立的扶手边“靠了岸”。她抬头扫了扫四周,那一张张脸都像墨水滴在宣纸上化开后的样子,模糊不清。

    这是清晨你在地铁里见到的大部分面孔的真实写照,模糊不仅是因为陌生,而是因为他们带着深深的倦容。我们的摄影记者在拍摄时也感叹,极难拍到一张有精神头的面孔。

    方芳的位置刚好可以抬起胳膊肘,有了空间,她便抬起右手,用拇指划开了屏幕锁。方芳的手机有个紫色的套子,一根白色的耳机线一头连着插口,一头正在她的耳孔里唱着《你的歌声里》。

    她继续用着拇指尖的一点皮肤在玻璃屏上从右向左滑动着,直到找到手机阅读器的客户端,轻敲两记,点开,客户端自动续到了上一次没读完的地方。

    这是方芳参加工作的第6年,她始终保持着用阅读器看电子书的习惯。这天她看的是网上连载的玄幻小说《斗破苍穹》。

    “这本小说讲的是什么?”我问她。

    “节奏紧张,情节跌宕,不过太长了,说不清到底在讲什么。”她回答。

    这是一本500万字的网络小说,对方芳来说,故事、情节、主题并不要紧,最主要的是这样的网络小说最好打发时间。

    “看书纯粹就是打发时间,看书的时候时间过得真快,一眨眼就到站了。而且也不会太投入,到站就关掉了。如果你什么都不做就站在人堆里,你就会觉得一分钟都特别长。”方芳解释。

    “呜……”地铁在到站之前,不知是刹车还是什么部件,会摩擦刺耳的噪音,这时候每个乘客都恨不得用双手捂住耳朵。噪音打断了绝大多数人正在做的事情。方芳便往上抬了抬脖子,眼睛紧紧一抿,不自觉打了个哈欠。这是在最狭小的空间里,所能做的最大幅度的运动了。

    8点出头,车到宜山路站,果然如方芳所预料的,因为错过了电梯口的那节车厢,现在出站就只能乖乖排在人流后面慢慢“蠕动”。但如果站对了车厢,那么就能加入到这趟人流的“第一集团”迅速上楼了。

    最终,方芳还是没能赶上8点08分的车,只好等8点14分的了。这意味着她要在8点24分才能到达中山公园。因为她到公司的最后一段路没有轨道交通,时间难以把握,方芳自然希望余量越多越好。

    不过,对这种紧张焦灼的早晨,方芳是早已习以为常。最后她说:“我这个不算辛苦,比我艰辛得多的是。”

文章网址:http://www.xafsqz.com/cu/2016/681366176979.html

0

Copyright 2013-2016 www.d8228.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