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www.d8228.com资讯 >>  正文

“小饭盒”再次考验城市固废回收

作者:admin 来源:本站 时间:2016-8-8 11:54:38
“小饭盒”再次考验城市固废回收   □晨报记者 余志辉 综合央视报道

    上世纪末,“白色污染”一词曾随着一次性塑料发泡餐具的疯狂使用而引起人们的警惕。 1999年,国家经贸委正式将其列入禁止生产、使用和销售的产品目录。然而,今年初,国家发改委的一纸政令,将发泡餐具从“淘汰类产品”目录中删除,并于今年5月1日正式实施。

    有人担心,此举将让 “白色污染”的元凶以合法的身份卷土重来,也有人认为,既然14年间发泡餐具从未远离市场,不如让其在阳光下接受管理。几经沉浮的发泡餐具,如今又走到风口浪尖上,我们该如何应对?

[事件]

被禁14年一朝逆袭

    今年2月16日,国家发改委发布第21号令,对《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有关条目进行局部调整,在“淘汰类产品”目录中删除了发泡餐具,并决定于今年5月1日起实施。这是发泡餐具在1999年、2005年、2011年先后三次被列入“淘汰类产品”目录后首次解禁,因此被网友惊呼为“饭盒的逆袭”。

    1986年,中国从日本引进了第一条发泡餐具生产线。这种产品的主要原料是聚苯乙烯,每个标准发泡餐盒只使用4克到5克原料,体积的95%以上是空气,具有保温、防水、隔油等效果,加上价廉物美,一度深受消费者喜爱。中国的铁路列车是最早出现发泡餐具的场所,因此铁路沿线也是最早出现白色污染的区域之一。

    1995年,铁道部率先对发泡餐具下达禁令,随后,铁路列车上的一次性餐具全部由可降解餐具取代。然而,在铁路之外,发泡餐具依然以势不可挡的趋势在城市里扩张,由此造成严重的白色污染,并进而形成声讨塑料包装品的社会舆论。1999年,国家发改委的前身——原国家经贸委终于发布“6号令”将发泡餐具列入“淘汰类产品”目录。“其实发泡餐具本身并没有对错,问题在于当时人们缺乏环保意识,随意丢弃,而且没有建立有效的监督回收机制。”原中国轻工业信息中心高级工程师唐赛珍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所谓的“白色污染”其实是人的问题,但罪名却落到了塑料制品身上。

[现状]

禁而不止,不减反增

    事实上,1999年“6号令”发布至今,发泡餐具从未远离市场。虽然也有可降解餐盒、纸浆餐盒、塑料餐盒等等替代品出现,但多是昙花一现。“到2005年,600多家兴起的纸浆模塑企业全部垮台,退出市场。”中国塑料餐具联合办公室主任李沛生表示,发泡餐具在禁令的重压之下仍然以其强大的价格优势表现出旺盛的生命力,牢牢占据着市场的主要份额,尤其是在珠三角和长三角一带,仍有不少大型的发泡餐具生产企业。“2005年以前,我们曾调查发现,发泡餐具占有全国一次性快餐市场份额的70%,达到86亿只。而2005年的调查则显示,发泡餐具的市场份额已经增加到76%,达到106亿只,同时广东的生产企业从十几家增加到六十多家。”李沛生认为,市场经济的需求并不仅仅以某一条政策的意志而改变,因此会出现越压越多的状况。据业内人士估计,目前全国至少还有一两百家发泡餐具生产企业,年产量为140亿只左右。

    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秘书长马占峰则认为,发泡餐具禁而不止,企业违法成本过低只是原因之一,更重要的是在禁令实施以后,国家并没有专门的部门在管理,“既然如此,不如让其在阳光下生产,并加强管理和回收工作”。

    2005年起,以唐赛珍、李沛生、马占峰等为代表的一些相关领域学者、工作人员,以及部分塑料制品行业协会开始为推动发泡餐具的解禁而努力。他们认为,如果人们没有养成好的卫生习惯,社会没有建立有效的回收体系,那么即便是使用其它替代品,也同样会出现“白色污染”的问题。此外,一刀切的禁令不仅难以抑制市场的需求,反而给一些不法生产者使用废料以次充好的空间,更容易对使用者产生健康问题。

[案例]

崩溃的“3分钱工程”

    随着1999年原国家经贸委的一纸禁令,全国各地纷纷出台相应的发泡餐盒管理办法。

    2000年,上海开始运作被称为“3分钱工程”的发泡餐具管理回收体系。该体系的主要原则是,在政府主导下,由餐具生产者承担回收和处理发泡餐具的责任。具体的措施是生产企业每生产1只发泡餐具,就要支付3分钱,用于补贴回收、执法、处理等方面的成本。该政策涵盖所有希望通过正规渠道进入上海市场销售的发泡餐具生产企业。

    “3分钱工程”推出后,上海的发泡餐具年回收量逐步提升,并于2005年、2006年达到了2亿多只的最高峰。这种严格的市场准入制度,令上海的发泡餐具生产、消费和回收进入良性循环。“我们尝试之后发现还可以接受。”上海思凡塑料包装有限公司董事长金耀光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仅2006年一年,他们公司就为“3分钱工程”支付了108万元。而这,也是该公司产量的最高峰。

    然而,形势慢慢产生了变化。

    随着发泡餐具在全国各地禁而不止,大量产品开始通过非法渠道进入上海。这些产品不受“3分钱工程”的约束,甚至还掺杂了劣质餐盒,因而可以以更低廉的价格抢占市场份额。“比方说我们收到了100个餐盒的钱,却回收到150个甚至更多的餐盒,这就说明市场上出现了非法产品。”上海市绿化和市容管理局环卫管理处副处长顾育新表示。“上海的人工费用本来就高,加上各种管理处置费用,我们的产品价格根本没法竞争。”金耀光说,同样一只餐盒,非法产品只卖6分钱,而正规的产品则要卖到8分钱。因此,正规生产企业的市场份额受到挤压,产量降低。在这样的形势下,原本的6家正规生产企业有3家开始转型,另外3家也渐渐不再缴纳“3分钱”。

    从2005年开始,非法发泡餐具的大量出现,使得本来运作正常的回收系统开始入不敷出,一度获得成功的“3分钱工程”,逐步走向难以为继的局面。今年3月,央视记者调查发现,上海的发泡餐具回收体系已全部崩溃,仅存的一家回收企业正依靠回收其它产品的补贴来维持经营。

    然而,在李沛生看来,上海“3分钱工程”的制度设计本身并没有问题,只是由于缺乏全国统一的规范和准则,导致遵守“3分钱”规则的企业处于不平等的竞争位置。而在发泡餐具解禁的今天,这一案例可以给各个城市提供有价值的经验。

[观点]

饭盒无错,事在人为

    对于发泡餐具的解禁,国家环保部环境认证中心标准与政策研究室主任曹磊认为,对其评判标准应当从合格、安全、环保三个角度进行评价。在前两者都达标的前提下,判断产品是否环保,不能仅从原料和产品本身来判断。一个产品环保与否,应当从现阶段的管理手段和技术进行考察,它在这样的管理之下是否会对环境造成危害。如果在尚未建立完善回收体系的前提下,就贸然放任发泡餐具的无序使用,二次白色污染极有可能到来。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同济环境与可持续发展学院副教授牛冬杰则认为,发泡餐具并不是洪水猛兽,它对环境的危害也没有废电池、废灯泡等严重。14年来禁而不止,说明发泡餐具的确具有竞争力,并且市场对其也有巨大的需求。

    “14年过去,我们今天无论是人文素质还是垃圾回收清运能力,都有了很大提升,所以对于发泡餐具的解禁,我们无需过分紧张。”她认为,与强行禁止相比,建立良好的固体废弃物回收体系,才是应对“白色污染”的最好办法。

■2001年禁止发泡餐具的五大理由

    1、在生产过程中使用的发泡剂,有的会破坏大气臭氧层,有的存在严重安全隐患;

    2、在高温下使用不当,易产生对人体健康有害的物质;

    3、使用后随意丢弃,会造成严重的环境污染;

    4、入土掩埋很难降解,会造成对土壤和地下水的污染;

    5、回收和处理难度很大。

■今年解禁发泡餐具的五大理由

    1、符合国家食品包装用具相关标准;

    2、使用后可回收再利用;

    3、国际上许多国家和地区一直在使用;

    4、可以节约石油资源;

    5、社会环境已发生变化,废弃物回收体系逐步建立,资源综合利用水平进一步提升。

文章网址:http://www.xafsqz.com/cu/2016/629706912550.html

0

Copyright 2013-2016 www.d8228.com All Rights Reserved.